拆迁安置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拆迁安置

全知武神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猿魔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0年03月12日

全知武神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猿魔

剑南城一直是三大家族的地盘,连最弱势的苟家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小势力能相比的,因此三大家族共同圈定的试炼地带,别说普通猎人,就是其他势力的强者也不敢随意踏足。

此时,这乌鹄岭中却是出现了其他人进入的痕迹,这可就不太寻常了!

邹兑探查了一番,继续骑上小黑,向前走去,过了片刻,只见前方不远处有一胖一瘦两道身影挂在了树上。

那胖子极胖,如同一个横向生长的矮冬;瘦子却有极瘦,仿佛一根丈长的竹竿。两个魔族此时都被无数树枝从背后穿透了身体,鲜血淋漓地挂在树枝之上。

“金体……不对,他们流出的血液都带上了银色,按照魔族的武道,两名魔族应该已经进入了连骨髓都修炼有成的‘银身境界’,比‘金体境界’还高两个境界!这样的高手,竟然被人想垃圾一样穿在树上,这下手的人实力又有多恐怖?”

邹兑吃惊不已,魔族武道,从“铁体”到“金体”后就是铁身、银身、金身的境界。剑南城这样微不足道的偏僻小地方,武道成就最高的也不过是达到了“铁身初期”。

这两名魔族高手的实力,远胜剑南城的魔族武修,这样的高手忽然出现在此处,还被人杀了,前方只怕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发生!

虽然知道好奇害死猫,但邹兑还是忍不住心头的好奇,悄然继续前进,想看看前方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向前走了里许,邹兑突然听到前方传来阵阵交手声,爆响不绝,显然有一场恶战正在发生。

这剧烈的交手声持续了片刻,突然传来一声惨叫,显然有人遭到了毒手,接着又是一声声的惨叫传来,惨叫一声接着一声,这短短片刻,似乎便有十几人丧命!

“好惨烈的战斗……”

邹兑心中骇然,继续策马向前赶去,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几具尸体,有的被什么东西砸得稀巴烂;有的脖子和手脚被硬生生扭碎,烂泥一般歪在一边;还有的,胸腔、腹部都被破开,心脏和五脏被扯出体外,死状惨不忍睹!

邹兑微微皱眉,向前看去,丛林中一片狼藉,出现更多的尸体,死状千奇百怪,都是被一击毙命,看那样子,这群人竟连逃跑的机会的都没有!

这些人,大多都是魔族武者,从他们流淌而出的银色血液,就知道他们最差都是“银身境界”,其中甚至还有流淌着金色血液的“金身境界”武者!

而有几具尸体却是死了,身上也环绕着浓郁的黑气,明显是典型的魔族修士。正宗的魔族修士的实力和手段,普遍比武者更加厉害,但他们看样子也是被人一招就干掉了。

邹兑沉了沉眉头,忍着空气中强烈的血腥味,继续朝前走去,不多时他就发现前方的尸体堆中,蹲着一只一丈高矮的巨猿,青面獠牙,浑身的长毛如同厚重的毛皮大衣,一根巨大如大树的狼牙棒立在身后,上面沾满了血腥的血迹和血肉残留。

这巨猿也不知道什么来历,看着似乎是已经化形的妖族,只见它正抓起一具尸体,“喀嚓”咬碎了尸体的脑袋,大快朵颐。

就如同人族和魔族会猎杀妖兽食用,妖兽也会猎杀人族和魔族,而化形后的妖兽依然有将人族和魔族当做食物的习惯。说到底,谁是猎物,谁是猎人,在三大种族间,就是看谁的实力更强的问题。

邹兑对此并不奇怪,但那妖族吃相却是太凶残了,连骨头都是“咔嚓”绞碎,敲骨吸髓,让邹兑看着,禁不住一阵阵的恶心。

这时,那妖族将吃剩的尸体扔到了一旁,拍了拍手上的血迹,忽然冷冷一哼,望向邹兑藏身的地方:“小子,看够了吗?滚出来吧!”

邹兑心头一阵惊骇,瞬间感觉被一股无比强大的气息锁定了,手脚都有些难以动弹。

“不好!是骨魔、剑魔那一等级的高手……”

邹兑头皮发麻地意识到了这一点,只感觉这一回好奇之下只怕真的要惹上大-麻烦了。

眼见在这妖族的气息威压下无法轻易逃走,邹兑索性大方从藏身处走了出来,朝那妖族拱拱手道:“前辈见谅,小子只是无意中来到此处才多有打扰的。”

那妖族狞笑一声,抓起身边一具尸体,“咔嚓”一声将头颅从脖子上拧了下来,猛喝几口鲜血,这才狰狞一笑:“你觉得我猿魔是个讲理的吗?”

猿魔?

邹兑沉了沉眉头,心头惊骇无比。

在和骨魔相处的那段时间,邹兑听闻骨魔说过,“蛮荒九魔”在蛮荒可是声名赫赫的,每一个都是蛮荒最顶级的高手。

这“九魔”都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不属于任何的势力,而他们无论是来自人族、魔族还是妖族,都曾被所属的种族背叛或者抛弃,也正是三大种族的有眼无珠,反而让他们追寻到了自己的大道,成为蛮荒最顶级的强者。

“九魔”之中,这“猿魔”也赫然位列其中,以嗜血凶残出名,它本是妖族出身,一心追寻的就是将杀戮和血腥最大化的“修罗之道”。

自然,邹兑怎么也没想到就因为一次好奇的探寻,竟是无意中遇到了这杀神,自己这运气还真有够背的。

此时,猿魔只是显露了一点气息,就已经是凶焰惊天。在猿魔的注视下逃走是不太现实的,光是那恐怖的气息威压,就已经让邹兑感觉呼吸和行动困难了,他不得不做好战斗的准备。

邹兑心中一沉,吐了口浊气,全神贯注死死盯着猿魔,身心进入准备战斗的状态。

那猿魔却仿佛故意要戏耍邹兑,气息威压一直笼罩着邹兑,却没有动手的意思,反而又抓起一具尸体,大口“咕咕”饮血起来。

“好久没喝过魔族鲜血的味道了,真是痛快!”

猿魔喝饱之后,舔了舔血淋漓的大嘴,牙齿尖滴下一滴滴红色血液,随即爪子抓住尸体轻松一用力,顿时就将尸体捏成得粉碎。

风寒风热感冒症状区别
辽宁癫痫病医院咋样
小儿汉森四磨汤的功效